三十岁以后坚持学习,人生的路才能越走越宽 | 自媒体 | 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2

  中文先驱专栏作家 杨熹文

  三年前,我在一家夜校上日语课,每周二晚上六点半到八点半,雄心勃勃地。

  全班六七个学生,跟着同一个老师学习了三年,我是插班生,凭自己在大学里的一点日语底子,靠记忆在词汇和句子间穷追猛赶。

  两个学期后,我金发碧眼的同学们实在让我无颜再去上课,他们的日语水平突飞猛进,可以流利交流,并都为去日本的行程作出了郑重的打算。

  而我的作业一塌糊涂,口语磕磕绊绊,周二上课前才紧赶慢赶做温习。

  做个垫底的学生让我的自尊心受损,我最后就带着唯一记得的一句“你喝酒吗”离开了课堂。这感觉让我很不好受。

  后来听说,教日语的老师全家搬去澳洲生活,日语班解散了,莫名其妙地,这又让我好受。我安慰自己:我学日语的雄心壮志,不单单是因为自己才失去的。

  我一直想学一门新的语言,其实学什么都好。成年人一旦失去学习的能力,生活就会逐渐走向逼仄。

  而我又不是个半途而废的人,这些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放弃的每一次学习,都被搁置在心里,我知道,自己一天不捡起来,心里就会多受一天的罪。

  再次燃起学日语的斗志,是看《东京女子图鉴》,看绫从秋田县到东京奋斗,像是看到了自己的人生。

  二十几岁到东京打拼,在偏僻的出租屋住下,走到繁华大道上,到处都有她想要却买不起的东西,她许下很多愿望,憧憬在事业上做出成绩,过上梦想中的生活。于是她奋斗,爱人,也被人爱,受挫,也得到收获,兜兜转转过后,终于成长,也终于明白什么是爱和人生。

  给我印象最深的镜头,是未满30岁的绫,站在惠比寿的Jo l Robuchon餐厅前,满怀憧憬地对自己说,“30岁前在Jo l Robuchon餐厅约会的女人,称得上好女人。”

  我一向对数字敏感,每当一个愿望被数字表达,总能让我热血沸腾。

  我特意去查,这是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,地址惠比寿花园广场,人均消费一千元。

  那时我还没到三十岁,可以迅速订一张机票,到那里消费一千元,自诩“好女人”。再去绫生活过、打拼过的全部街区去转一转。

  但我想到自己蹩脚的日文,总不能只靠一句“你喝酒吗”,就去成为“好女人”吧。

  我不想去任何一个国度做一个又聋又哑的人,旅行是去体验文化的,但光用眼睛体验文化,一场旅行就太亏了。

  我的心又开始受罪了。

  真正下定决心认真学日语,是年初开了汉语班,学生时常抱怨中文太难,我对学生说,“为公平起见,我也学一门语言,我学日语!”

  谁想到学生起哄,“这是cheating,日语字和汉字那么像!”

  我心里为自己鸣不平:就算是cheating,我也有许多功课要赶哪!

  从此,每周一成了我的固定学习日。早早起床,读书写作,准备教案,下午拿出一个钟头,从最简单的日文句子学起,背诵,默写,心里的这些字句活过来,让一个想象中的我在Jo l Robuchon餐厅里熟练使用。

  这样的学习让我回到学生时代。那时,有许多时间温习课本,一天用掉一根笔芯,白天黑夜与成绩死磕,一捆捆的卷纸和练习册是最好的表达。当时煎熬的生活,现在想来却无比怀念:能心无旁骛汲取知识的时候多么充实!

  

  现在,没人再逼自己学习了,但学习的欲望却比任何时候都强。每天能抽出点时间,无论是读书,还是记下一句英文俚语,或是遇见了一个新日语单词,都会觉得内心满足,今天没有白白度过。

  我想,自己大概也从《东京女子图鉴》中得到了最重要的启示,当一个人满足现状,她一定是要后退了。

  简约几何图形分割线

  为加速日语学习进程,我请来一位日语家教,这是位39岁的日本女性,两个女儿在新西兰出生,她教会她们说一口流利的日语,在教学方面很有经验。

  我没上过家教课,以为两个女人凑在一起,喝咖啡吃饼干地就过去了。

  然而老师非常严厉,她告诉我,“为给你营造语言环境,整堂课我只说日语。”

  一堂课下来,信息量太大,我凭借几十个词汇量,揣测每一句话,看老师点头或是摇头。我一个饼干也没敢吃,蹦着词地讲话,到最后头晕眼花,瞎编乱造,差点把那句“你喝酒吗”也忘干净了。

  当晚老师发来短信,我以为会是“你的日语其实不错”这类的夸奖。

  老师说,“不要气馁,你猜的能力非常强!”

  我学了几周日语,也成了男友的日语二手教师。

  他只会英文一门语言,教起来很费功夫。

  我说,“すきですか是'喜欢吗'的意思。”

  他重复,“ok, ski this car?”

  我说,“だけ是'只有'的意思。”

  他说,“ok, duck cat。”

  一周后,我检测他,“你现在会说几句日语?”

  他想了想,支支吾吾说了句,“ni hao ma?”

  

  一个曾经在大学里混日子的我,从未想过,自己竟然过上了这一种认真的生活。

  毕业那年,在两年的辅修日语课后,我只带了五十音图走出校园,而我的同学,近一半都带着日语一级或二级的证书走入社会。

  七年过去,我来不及为那时后悔,我只能踏踏实实地,一笔笔还上那些债。

  而未来,我想要的很多。

  我想学好日语,去日本看看。想重返校园,学精一门手艺。想继续为事业拼搏,建立更稳固的经济基础。想做一个健康、快乐、富于爱和自由的人。

  我想成为好女人,不只是坐在Jo l Robuchon里吃一顿饭,还有更广阔的目标,而我必须提醒自己,能努力的不只是三十岁以前,还有更远的未来。

  请多多关照吧,我的而立之年。

  请你看到,我依旧很努力,虽然脑袋没有十八岁时好用,但这巨大的学习热情,不会让任何半途而废重演了。

  你可能还想看:

  【熹文乐见】你烦恼太多,因为听过的故事太少

  【熹文乐见】我二十六岁那年,在新西兰的工地刷厕所

  【熹文乐见】手机坏的那两天,我过得很幸福

  【熹文乐见】同自己较劲的姑娘,总有一天你不再什么都想去征服

  【熹文乐见】我可能一辈子没有孩子,但我还有自己需要培养

  

  注:凡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引用、摘录或转自其他媒体的作品,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恕不负责。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致力于帮助文章传播,希望能够与作者建立长期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nquiry@chinesenzherald.co.nz。

  chinesenzherald.co.nz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  (责编:renee)

猜你喜欢